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武将技能 > 正文

花誌异12如天真孩童般无梦而眠

作者:三国群英传日期:2020/2/22 22:03:50

  12如天真孩童般无梦而眠

  

  

  

  依照华恣伶说的,晚上再採取行动。

  

  反正下午也没什幺特别的事情,所以我还是去了下午的必修课。华恣伶要我帮忙佔个位置,我二话不说就答应了。

  

  由于时间还很充裕,我到学校附近买了两杯手摇饮,早早的抵达教室。

  

  不知道华恣伶选座位的习惯,所以我找了个靠墙偏中段的保守位置。必把手摇饮放在隔壁的空桌上,低头滑起了手机。

  

  话说回来,我们三个人都还没有彼此的联络方式?算了,晚上再说吧。

  

  之后随着上课时间愈来愈接近,一波又一波的人潮开始涌入教室。我回头看,座位全满,只有我旁边空着,教室最后面还站了一排人。

  

  大概都是来拿授权的吧。这堂课还真是热门。

  

  上课钟响,老师进来时第一句话就是:「这学期人还真多啊,早知道就换比较大的教室了。」

  

  喂,早知道的话就早点换啊。

  

  我能够具体的感觉到责难的视线聚集在我的背后,他们彷彿在我耳边低声抱怨着,既然没有人来还佔什幺位置啊。

  

  「我们第一堂课先不发授权。」老师补了一句。

  

  芒刺在背的感觉更加强烈,我额头上凝结的小汗滴都要比手摇杯上丢要多了。

  

  大约过了三十分钟,华恣伶才大摇大摆的从前门进入教室。

  

  她先是环视了教室一圈,找到我的所在后,逕直朝我走来。

  

  整个教室的人,包括老师都在盯着她看。然而她还是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样。

  

  在我们这个小小的教室里,她的动作彷彿让时间都得屏息以待,直到她坐到位置上后,才又重新恢复流动。

  

  老师又继续讲课,学生也转而看向老师。

  

  华恣伶接着拿起手摇杯将里面的饮料摇了摇,然后把吸管「刷」的一声戳破后,小小的泯了一口,就趴在桌上睡起觉来了。

  

  她乾净而小巧的脸朝向我,睡得很宁静。看着那可爱的睡脸,更让我心生恋慕。

  

  才不过半天时间,我便从一个普通大学生的身份踏入充满「神秘」的世界。我心中是隐隐有些不安的。

  

  虽说我拥有几近不死的能力,可是我从来不知道这能力极限为何,也许将我全身切成骰子牛般的大小,我就活不过来了也未可知。又或者,被关入无穷无尽的黑暗空间,直至癫狂呢。

  

  然而,看着那张宛如天真孩童般无梦而眠的睡脸,心中便有了满溢而出的安全感。在那慈蔼的光芒下,所有不安的要素都无所遁形,炽热的情感在胸口蔓延。

  

  我想,那就是所谓勇气吧。

  

  



  

  由于是第一週上课,所以老师简介完课程,发完授权后就提早下课。

  

  华恣伶也就顺其自然的那幺睡到下课。

  

  「你很累吗?」我问。

  

  「没有,我只是在调整时差。」

  

  「……请问你刚才去了哪。」

  

  「只是想调查点东西,顺便散步帮助消化,一不小心就绕了地球七圈半。」

  

  「你是光吗!」

  

  而且绕七圈半的话,人应该在地球的另一端才对。

  

  「你看到的只是我的残像。」

  

  「你没必要用鬼扯来维护另一个鬼扯!」

  

  「这是我的倔强。」

  

  「区区残像追求什幺倔强!」

  

  总之,因为距离与方圆圆约好的晚餐时间还有一点距离。所以我与华恣伶就这样随意的在街上散步。也顺便熟悉校园周遭的环境。

  

  「有件事我还满好奇的。」华恣伶突然说道。

  

  「怎幺?」

  

  「方圆圆是怎幺得到她弟弟的消息,来到这座城市的?你想,她不是有点天真嘛,而且她自己也说没有什幺信得过的人。」

  

  「我不否认她有些过于天真啦。不过她靠自己的能力得到情报也不是不可能吧?」

  

  「她一定是鸡头人[1]。」

  

  「太过份了!」

  

  这已经是人身攻击了吧。

  

  「所以我想,搞不好是有人刻意要把她引到这里来的。」

  

  华恣伶猜测。

  

  她接着说明了她晚到教室的原因。原来她先到了系图找到学姐放置的包包,想试着找些线索。

  

  学姐的名字叫做李燕庭。听了华恣伶说我才知道。

  

  「她平常都是搭捷运通勤,从交易记录来看,她习惯使用学生证的悠游卡。」

  

  「那又怎样?」我问。

  

  「按照方圆圆的说法,她是在捷运车厢内,遇到学姐的。可是我却找不到今天的交易纪录,反而是信用卡有纪录。所以她大概是用信用卡与手机绑定,用手机进出站的吧。」

  

  「习惯不同了……所以你是说,学姐从出门到现在,都是被人控制的吗?」

  

  「毕竟她是一路从家里搭捷运到学校后,放好包包在跳楼的。万一有人跟她搭话,岂不是很容易穿帮吗?这一连串动作,很难想像是预先设定好的吧。」

  

  「如果是像傀儡的话,倒是能应付的来。」

  

  「更何况如果要製造像是「正常」死亡的假象,让她在家里自杀不就好了?或者突然倒在路上,被煞车不及的车辆碾死也不错吧?所以兇手应该有什幺别的目的。」

  

  「如果结和方圆圆的出现来看……」我脑中的猜测还有些模糊。

  

  「假设兇手故意放出情报,让方圆圆来到这座城市。然后在製造一具疑似活着的傀儡从她面前经过,引起她的注意呢?」

  

  「如果要这幺做,至少要满足两个要件……」我顺着华恣伶的引导思考。

  

  一是要能辨认出方圆圆是魔术士。依照方圆圆的说法,如果魔术士有意要隐藏,几乎难以辨别与常人的差异。

  

  二是要了解方圆圆的为人。知道方圆圆会被什幺情报吸引,且无法对邪恶坐视不管。

  

  结合这两点,该不会……

  

  「会不会是她那可爱的弟弟呢?」华恣伶说。「虽然没有证据就是啦。搞不好她弟弟与兇手联手,先是把方圆圆引到这座城市。接着兇手利用方圆圆的正义感,让她为了救学姐而暴露自己的能力,藉此验证弟弟给的情报是正确无误的。」

  

  「可是她弟弟为什幺要这幺做?」

  

  「因为他是优秀的魔术士吧。」

  

  答案很明显了,是为了杀死姐姐,得到那对继承家族历代心血的眼珠。

  

  

  



[1] 鸡头人,《银翼杀手》中泛指低智商的人类。不是台北车站的那个鸡头人。

  

题外话:

  有一阵子没更新了,不好意思。

  最近看了《冰龙》与《爱在瘟疫蔓延时》,两本都不是很喜欢。这幺说来,我从来都不喜欢中世纪的奇幻故事,例如《冰与火之歌》。唯有《烙印勇士》是例外,我超爱的。推荐!

  FGO提妈的3D建模很微妙,我觉得已经不只是材质或渲染的问题了,根本是一场灾难。难不成是要强调出提妈与其他人是不同次元的强大?(指风格) 也许18集会有所改善吧。

目录

Copyright © 2017 - 2020 三国群英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三国群英传私服游戏攻略和三国群英传ol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三国游戏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