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神兽打法 > 正文

擅长种马铃薯的我,加入了公主护卫队6-4

作者:三国群英传日期:2020/2/24 22:03:58

给初次接触朋友的连结

【六章之四:小木屋

  离开帝德维亚后我们全速赶路,清晨时分就已经抵达奥列尔特草原,正好与要拔营出发的军队合流。

  这批准备投入基瓦德兰边境的军队,大约有四千多人,虽然称不上菁英,也算训练有素,重点是士气十分高昂,相信能一口气扭转当地的战局。

  因为时间相当充裕,一路上紫尔便和我向萨达聊起从小到大的故事,从十年前摔下山崖被紫尔发现开始,直到成为护卫队一员的种种,都被我浓缩在路程的谈话里。

  例如第一次播种完才发现春季还没到;两人去钓鱼反被鱼拖进河里;房屋遭暴雨摧毁殆尽,诸如此类令人怀念的往事。

  萨达专心地倾听,每段听到最后都会仰天大笑,使我们讲得更加起劲。

  由于能跟马沟通不需驾驭,后方的牙鼾声连连打着瞌睡。

  蒂雅则在行进中的军队旁吹奏横笛,吹奏提振士气的热血乐章,士兵们纷纷热烈地喝采回应。

  除中午停下来用餐外,一整天的时间都花费在路途上,在相谈甚欢的愉悦气氛中,不知不觉已经入夜了。

  虽然已到基瓦德兰,但还得再走上好一段路程才能抵达前线,于是我们在营地烤着附近小河抓来的鱼,作为今天的晚餐。

  「脸部肌肉好痠,早知道就不要吹这幺久……」

  蒂雅用手按摩脸颊,摇曳的营火让她的表情忽明忽暗。

  「谁叫你不间断的演奏了三十六首乐曲。」

  三十六首都不一样,是真的很厉害没有错啦。

  「我以前的最高纪录,可是连续演奏五十二首呢。」

  蒂雅抬高鼻子,展露自豪的笑容与傲人身材。

  「亚克,你的鱼烤好了。」

  「谢谢。」

  我饿到前胸贴后背,接过牙手上的鲈鱼大口咬下,不过因为太烫赶紧鬆口。

  从帝德维亚出发后过了整整一天,追赶队伍完没多久又接着爬山,人跟马匹的体力都已透支,于是队伍决定在一处安全的疏林扎营休息。

  进入基瓦德兰后没有继续向北,而是往东前进,週遭的植被越来越密集。

  由于这一带已进入敌军进行游击战的範围,所以有许多士兵在戒备巡逻。

  又黑又冷的,真不想待在这种提心吊胆的鬼地方。

  没有接到确切的任务,萨雷也不可能让我们担任他的护卫,这几天似乎只能待在后方协同警备工作。

  想到这点我就感到烦闷,增援部队就算了,到底为什幺要把我们借给萨雷,完全搞不懂。

  「紫尔。」

  「嗯……什幺事?」

  紫尔有气无力的回应。

  果然连紫尔也一副精神不济的模样,低头呆望着地面。

  ──不对,他在看书!?

  「你那些书是哪来的!?」

  仔细一看营火旁边堆叠了一座小书山,要是不小心烧起来就好笑了。

  「从书库借出来的,毕竟有很多时间可以阅读。」

  「难不得你的行李体积大我三倍。」

  放下书本的紫尔,这才迟迟拿起他的晚餐,无奈的盯着半边焦黑的烤鱼。

  「嚼嚼……亚克,你不是有事情要问我吗?」

  哇呜,竟然把烤焦的部分也吃了,你是饿过头还是根本不在意?

  「喔对,联合氏族的统领是个什幺样的人?紫尔你应该有听过吧。」

  紫尔放下烤焦的鱼,扶着下颚陷入思考。

  「我记得他的名字叫作乌索,听说是位骁勇善战的族长,仅率百余人就击溃好几倍的敌军,这一带就是因为他亲自领军才会久攻不下,另外就是好色成性,光妻妾就娶了十几个……」

  耳边萦绕紫尔的长篇大论,我的睡意越发浓厚,稍微一个鬆懈,沉重的眼皮终于支撑不住,靠着树墩进入了梦乡。

  隔天清晨,部队保持警戒,前往敌方弃守的一处据点,与当地驻军会合。

  虽说是军事据点,说穿了不过就是一处位于密林中的村落,由于位置相当隐密,直到最近才被发现。

  一进到村子,马上就感受当地人日常作息带来的朴实氛围,以及各处卫兵散发的刚烈之气,两者不协调的共存着。

  「我还有军事会议要开,你们可以在村子里逛逛,但不要离开营区,我晚上会来看你们的。」

  萨达与一干随从策马离去,隐没在人群之中。

  「所以我们现在该做些什幺?」

  我对大伙提出这个问题,却得到三对无所适从的眼神。

  一片鸦雀无声中,表情疲惫的紫尔首先开口打破沉默。

  「总之先卸下行李吧,一直带在身上也不是办法。」

  那根本是你的问题吧?谁叫你要背一座书山在身上。

  「听说男爵替我们安排了一间小屋,我们先去看看如何?」

  「这次终于不是帐逢了。」

  明明只是间小屋,却使蒂雅的表情亮了起来,整个人顿时容光焕发。

  看来这个妖精已经彻底遗忘大自然的恩惠了。

  连牙也在背后对喜出望外、人早就走远的蒂雅说道:

  「她怎幺一副像是来度假的模样?」

  「谁知道,你有兴趣也可以到敌营去观光。」

  后头的紫尔又身陷书本,这次手上的书名是『奥汀格尔山脉与少数民族』。

  沿路询问守卫小屋的所在地后,我们终于在村落边缘、某处长满杂草的树林里,找到了一间破烂不堪的小木屋。

  「果然不该抱太大期望的……算了,有总比没有好啦……」

  我们三人极为赞同的点头。

  蒂雅踏上发出响声的老旧木阶,走上前推动木门,没有把手的门丝毫没有动静,于是她只好更用力的往前推。

  「这门、是不是、坏掉啦!?」

  眼看她就要把门给弄坏,我跟紫尔才拉住蒂雅劝她放弃。

  「抱歉,让我试一下。」

  「我都办不到了,你这个笨蛋怎幺可能──」

  待蒂雅两手一摊让开后,牙走到陈旧的木门前,轻鬆的将门滑开。

  「这是拉门。」

  维持摊手动作的妖精雕像,自鸣得意的表情彻底石化。

  木门嘎叽一声滑开,植物腐臭发酵的味道迎面而来入侵鼻子,嗅觉敏锐的牙瞬间就逃得老远。

  「搞什幺鬼,这也太髒了吧?」

  见我摆出厌恶的神情,紫尔跟蒂雅也上前查看屋内的状况,后者更是气得直发抖。

  先不论空无一物的内部,墙角结满蜘蛛网,地板上舖的那堆叶子又是怎幺回事?难道是要我们睡在上头吗?而且都已经开始在腐烂,到底摆了多久?

  「有、有总比没有好嘛……你们看那边还有张精美的石桌。」

  乾笑的紫尔指向角落一张石製长桌,上头随意堆放了一些杂物,桌面也较为乾净,看来最近还有人使用过,或许这间屋子原本是仓库也说不定。

  「那我睡桌子就好了,『床』让给你们。」

  蒂雅带着一副忍痛割爱的表情,用手把桌上的杂物全扫到地板。

  「根本就没有床好不好,还是你指的是那堆落叶?」

  「不管怎幺说,得先打扫一下才行,毕竟我们要在这里待上几天。」

  紫尔乾脆地捲起袖子清理起蜘蛛网,无可奈何的我们也动手帮忙打扫,至于躲在外头的牙,则坚持味道消散前决不踏进屋内一步。

  到了正中午,在与各种害虫和灰尘作战过后,木屋总算勉强能够住人。

  紫尔想跟当地居民交流,一下子就跑得不见蹤影,牙也说味道还有残留,先去散步过一阵子再回来,于是屋子内就只剩蒂雅和我。

  「啊~累个半死,好睏……我要先小睡一下……」

  蒂雅打了个大大的哈欠,懒洋洋地爬上石桌,将几件厚重的衣服包成一捆作为枕头,翻身调整位置,就这幺开始小睡。

  「这这这、这个是!?」

  对于眼前的养眼画面,我不自觉发出了讚叹声。

  白皙丰满的双腿正朝向我,绿叶连身裙底下,呈现着既危险又神秘、若隐若现的神秘白色三角地带。

  全力保持镇定的我,为抵抗心中邪念而猛烈甩头。

  「很好,骑士美德、骑士美德。」

  最终理性战胜一切,我把睡眼惺忪的蒂雅给叫醒,让她调头换个位置再继续睡,没想到这却是另一场恶斗的开始。

  由于上半身朝向我,眼前两座雄伟的山脉再度令我不知所措。

  「面、面对强大的敌人,逃跑并不可耻!」

  我一步作两步逃离木屋,试着让头脑冷静下来。

  要是再待下去,恐怕我会失去作为一个人应有的节操。

Copyright © 2017 - 2020 三国群英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三国群英传私服游戏攻略和三国群英传ol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三国游戏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