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神兽打法 > 正文

比史莱姆还不如 3-24:错把冯京当马凉

作者:三国群英传日期:2020/2/23 22:02:43
3-24 错把冯京当马凉


  不知道怎幺回事,我这话好像收到了反效果,只见珮菈西亚没好气的对妮欧薇妲说:「现在人已经找到了,他平安无事,你可以走了。」

  妮欧薇妲平静的回应:「我还有些事情要问他,顺便传达城主的口谕。」

  我夹在中间实在很难做人,于是望向站在一旁的卡尔特,却看到他的视线飘到箱子裏的酒罈上,再也移不开,甚至开始猛嚥口水。

  (……期待这种跟狂犬同样水平的货色真是个错误吶……)

  我只好假装没看到这紧逼的气氛,强自镇定的问妮欧薇妲:「城主的口谕?」

  妮欧薇妲说:「米利提亚从聚星帮的帕拉耶朵那边得知你可能遇难,于是传讯回月映城,城主得讯之后传令我前来搜救,并且希望你脱险之后能够回月映城一趟。」

  珮菈西亚听我询问城主的口谕,知道可能事关重大,这才静静听妮欧薇妲说明,这时听到城主要我回城,立刻就想开口插话。我比了个手势要她等一等,她虽然面露不满,但还是闭上嘴巴。

  我想了一下,问道:「现在的情况如何?」

  这时卡尔特的眼睛虽然捨不得离开那些酒,嘴裏却回答:「日曜禁军和聚星帮合力攻破五大家族,却发现大部份的人都由地道撤走,先前只是少数死士凭着魔法卷轴据险顽抗。」

  以聚星帮的能力,加上先前一赔五的自信,五大家族被攻破并不令我意外,我好奇的是日曜禁军和聚星帮是几时解开误会。

  于是我以询问的语气复诵:「日曜禁军和聚星帮合力?」

  卡尔特「蛤?」了一声,然后才体认到我询问的重点是什幺,回答说:「兄长早就猜到这可能是敌人的离间之计,因此伏兵在星陨镇,让聚星帮先佯攻一轮,然后假装力竭休兵。这时敌人果然略为鬆懈,埋伏的日曜禁军这才与聚星帮发动强攻、一举破敌。」

  我心中暗自佩服这名将军果然名不虚传,可是这中间又有一个疑点,我忍不住问:「可是我明明看到大批日曜禁军布阵在平原之上,这又是怎幺一回事?」

  卡尔特这才心不甘情不愿的把双眼移开、面对着我,说道:「那是聚星帮丐部的人员所假扮。米利提亚知道当年月映城送给日辉城的日冕天顶是个威力绝伦的武器,只是没想到敌人也知道,而且能够动用。」

  「兄长和聚星帮讨论之后,决定由丐部穿上禁军的制服,让数量扩增为三倍,然后分为数股布署在平原之上、日冕天顶的射程之外。一来避免被一举击溃,一方面摆出分进合击的态势,让日辉城裏的敌人不敢轻举妄动。」

  我思索了一下,决定先问卡尔特:「有反攻的计画了吗?」

  卡尔特叹了一口气,说:「兄长底下的精兵,以长于渗透、神出鬼没闻名。二十多年前大战之后,兄长特意领兵彻底巡视日辉城,把所有可能的漏洞都挑了出来,并且在这年间一一弥补,使日辉城成为无懈可击的金城汤池。」

  我在面具城下挑了挑眉,心想:「这不就被攻陷了吗?」

  卡尔特感应到我的质疑,冷冷的说:「可惜前不久产生了新的漏洞。」

  我愣了一下,忽然心有领会,失声说道:「巨人?」

  卡尔特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说:「先前退役的日辉禁军叛变,虽然可能对……对精实军力有所不满,但他们对日辉城的难攻不落应该是最清楚的,即使得了内应,成功的机会依旧渺茫。更重要的是,以其中涉及的军官层级之高,应该知道不要去惊动那家伙,可是他们还是去捋虎鬚、结果被打个溃不成军。」

  卡尔特迟疑了一下,说:「这事本来是机密,但这时应该已经没有守密的必要。在大战之后,日曜王战与聚星帮的盗部达成协议,将不动的巨人藏在日辉城的地下,王国负责供养巨人、巨人则在地下守护日辉城。这巨人当真是力大无穷,而且皮粗肉厚、刀矢难伤。可惜必须整天吃个不停,只要一顿不吃就会饿到无法动弹。」

  「上回靠着他才把叛军杀退,可是他也消耗到倒地不起,把他扛回地下餵养了一段时间,才勉强恢复到可以自己进食,但短时间内也没有力气再去跟人动手……」

  说到这裏,我已经大致明白了。少了巨人的守护,日辉城的地下就是个大漏洞,而那神秘人物挖掘的地道,想必就是直通这个漏洞。

  我转向妮欧薇妲,问她:「您对日冕天顶了解多少?」

  这话题明显引起卡尔特的兴趣,让他把转回去看酒罈的目光移向妮欧薇妲,妮欧薇妲沉吟了一下才说:「在魔神大战之后,为了解决迫切的危机,月映城採取了一连串的措施,其中一项就是赠与日辉城日冕天顶。」

  我想了一下,问道:「是为了增加日辉城的防御能力吗?」

  这是显而易见的目的,事实上我也想不到其他的可能性。可是妮欧薇妲秀眉微蹙,有点迟疑的说:「这当然是目的之一,可是……日冕天顶并不是任何人都能够动用的。」

  这我当然可以理解,就像核弹的发射密码绝对不会人手一张,而只有特定的人才能拥有。还记得米利提亚说过「只有索利斯王家的特殊血脉才能动用」,碍于卡尔特在场,接下来的问题实在让我就不太方便当面直接询问。

  记得先前日辉城的叛变中,疑似有内应打开内城的门让叛军进入。有这等权力又对马里迪恩不满的人屈指可数,如果再加上具有「索利斯王家的特殊血脉」这个条件,人选只就剩下一名。

  我委婉的说:「不知道努巴斯亲王那边是否安好……」

  没想到卡尔特立刻就回答:「他很好,接获传讯后已经领兵前来勤王。」

  我大感吃惊,在城内动用日冕天顶的居然不是他,忍不住怀疑的说:「你确定?」

  卡尔特说:「虽然不是亲眼目赌,不过兄长在事变之后立刻命人传讯通知努巴斯,并且透过熟人确认努巴斯的动向。真不知兄长是几时结识了努巴斯身边的人……而且这种事何必那幺急着通知他……」

  我在心中暗叹了一声,庆幸卡尔特被革职,这等浅显的政治操作他都看不清,还是别在官场打混比较好。

  努巴斯有不臣之心,太后有废长立幼之志,就连我都知道,格拉迪欧将军当然更是心知肚明。而他毕竟也算是外戚一脉,如果太后轻举妄动,他和卡尔特等人无论如何也难以置身事外。努巴斯亲王身边的人想来并不是格拉迪欧去刻意结识,很可能根本是他安插的耳目。

  而且从他这个举动看来,他在得知日冕天顶发动的条件之后,也是第一个怀疑努巴斯亲王。若真如此,那幺只剩下二个可能:一是在日辉城摧动这可怕兵器的并不是努巴斯亲王,二是事关重大、他并没有告诉卡尔特实情。

  妮欧薇妲接下来的话排除了努巴斯亲王的嫌疑,她说:「当今世上,应该没有人能够使用日冕天顶才是……唯一的可能性是他……」

  (他?他到底是谁?)

  我原先以为米利提亚也是猜测努巴斯亲王来到日辉城,现在才发现他跟妮欧薇妲都已经知道另有其人。

  妮欧薇妲轻轻摇了摇头,说道:「兹事体大,我不能透露更多……」

  她接着转头问我:「你发生了什幺事?」

  我只好把发生的事又大概述说了一遍。为了投她所好,我详细讲演自身的变异和那些蛇的状况。她果然听得兴味盎然,不但一再询问细节、还要我把袖子拉起来、面具拿掉让她检视。到她忍不住凑到我手臂上细看,甚至伸手抚摸的时候,我感觉身后的珮菈西亚放出可怕的杀气。

  我赶紧抽手,接着讲述在兽穴的遭遇,对于珮菈西亚来到我囚房后的事情当然是选择性的遗忘。用「珮菈西亚最后与我一起从兽穴私奔」轻轻带过。

  幸好妮欧薇妲对这个部份也不是很有兴趣,我感觉珮菈西亚对此十分不满,怕她补充这部份的细节,赶紧发问:「动用日冕天顶的到底是谁?」

  妮欧薇妲说:「你如果有兴趣知道,就随我前往月映城一趟,当面询问城主吧。」

  她从怀中拿出一个卷轴,展开后用手指在上头书写一番,接着说:「我已经上书城主,以导师的身份提高你的层级,是否能闻问进阶的资讯,还是要看城主定夺。」

  珮菈西亚到这时总算爆发,大声对妮欧薇妲说:「你凭什叫他跟你去?」

  妮欧薇妲不改平静的说:「希望你和狂犬也能一同前去……兽穴在前次大战中蒙受损失,月映城着实遗憾。但此时需要各方同心,才能共抗强敌。」

  珮菈西亚还想发作,狂犬却不知几时起身走到她身边,说了声:「我们走吧。」

  珮菈西亚只好强忍不满,我实在不知道她为什幺对妮欧薇妲会有那幺深的敌意。

  前一话  后一话  目录页

Copyright © 2017 - 2020 三国群英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三国群英传私服游戏攻略和三国群英传ol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三国游戏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