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神兽打法 > 正文

来自60年前,无慈悲的爱。闺蜜6-2

作者:三国群英传日期:2020/2/22 22:01:40

刚刚少贴一大段

难怪看起来怪怪的= =

-------

  回家后,我用生病了来敷衍妈妈我提早回来的事情,如果说是翘课那肯定会让她担心的吧?

  我没有和妈妈说我不读大学的事,老实说我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如果她知道这件事应该会很失望吧?她都特地将各间大学的资料都做好整理给我了,我却辜负她的好意……

  唉……到时候再说吧,等我想出比较好的说词。

  我连袜子都没脱就窝在床上发呆着。有太多事情要处理了,导致我的脑袋一片混乱。首先我要向周凡恩问清楚她到底想做什幺,还有向吴莲婷道歉,啊……还有班上的事情,这个应该没办法了,我只能装做没这回事,安安静静地度过,直到毕业。

  我的脑中无限循环这几件事,将吴莲婷与杨耀翔的讯息略在一旁,不知不觉的就感受到睏意而闭眼睡着了。

  我记得晚上的时候妈妈有来叫我吃饭,但我好像说我不饿的样子,然后继续睡、继续睡,再次张开眼睛的时候已经天亮了。这说明我得去学校面对一切了,值得庆幸的是,我制服从昨天就没有脱,可以直接出门了。

  我提早半个小时出门,这让我可以有足够的时间呼吸新鲜的空气来让大脑保持清醒,好让我思考接下来该怎幺应对接下来的事。

  不出我所料,在我打开教室门的时候,我脑袋还是保持着虚无一片,别说是想办法了,我的脑袋就像个卡住的齿轮一样动弹不得,完全无法思考。

  但我还是尽量装作没事的样子,也许继续装傻可以和她们回归平常的关係?唉……是我想太多了。

  我拉开椅子,放下书包后缓缓地坐了下来,这时周凡恩、吴莲婷还有杨耀翔都还没来。虽然他们还没出现让我鬆了一口气,但是班上其他女生的视线还是让我很……咦?

  我将欲複习的课本放到桌上前,再次确认了一下我有没有坐错位子,但毫无疑问这里是我的座位,不……我想说的只是……

  ──桌上的字迹都被消掉了?

  「……早啊,亦琳。」

  虽然不熟,但还算是同班的女生。她像是鼓足了勇气来向我搭话一样,但这样不会造成她的困扰吗?毕竟我姑且算是全班女生的敌人?

  「啊!早啊……」

  不回答别人也很没礼貌,于是我也最低限度地笑着回应了。

  但我发现这不是巧合或例外,因为逐个进入教室的女同学也都会刻意纷纷走过来我旁边向我打声招呼,虽然也都很错愕尴尬的表情,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和昨天比起来,我觉得她们已经完全无恶意了。

  「郭亦琳,过来一下。」

  刚进入教室的庄凯杰走到我旁边,轻声地将我唤到走廊边缘处。

  庄凯杰平常不会和我有交集,只是偶尔和杨耀翔在一块的时候会和他讲到话,所以我对他不是很熟,于是我态度表现得比较沉重,他也没有用以往的开朗语气来发问。

  「你昨天到底去哪了?」

  庄凯杰的眼神透露着一丝不开心与些微的担心。那个不开心也许就是看着杨耀翔又为了不会有结果的我做了什幺吧,难道杨耀翔昨天冲出来找我了?

  「你什幺都不知道吧?昨天的事。」

  见我不置可否地在一旁木然恍神的样子,庄凯杰背对着我用懒散的姿势靠在走廊的栏杆看着楼下。

  「知道……什幺?」

  他应该从我的回答就可以得知我连他在说什幺都不知道,他只是长叹了一口气,然后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我。

  「昨天,阿翔他痛骂全班同学,只因为口说无凭的谣言就任意将情绪发洩在你身上。真不愧是优等生,讲了一大堆道理感训了大家。而吴莲婷也是,哭着拜託大家停止对你的行为。在他们软硬兼施并且真诚的态度下,才换来今天她们对你的善意。真够好命的啊!让一个大男人在众目睽睽之下讲到涕泪交下,双眼发红又忍着哭声的样子真想让你也看看。」

  讲到这里,我的心脏彷彿像被掐住般,呼吸变得撩乱而急促。

  我只会想到自己,为自己的事感到满心欢喜、为自己的事感到苦不堪言。

  『大家都很羡慕你呢,也许亦琳你并不知道,但……』

  别人是怎幺看我的,我完全没有留意。

  『郭亦琳,你最近有什幺烦恼的事吗?』

  别人到底有多关心我,我却只是寻思着自己的事。

  『哈尼,怎幺了吗?不要勉强自己喔。』

  明明大家就在我身边,我却只顺从自己的欲望做决定。

  对方对我的事有多注重、对我的心情有多在意、对我的遭遇有多痛苦,我竟然全都视而不见;对方因我而难过、因我而伤心、因我而寂寞的时候,我却不能像他们给予我微笑一样,也为他们分担一点痛苦。

  即使是这样的我……即使是对这样不可理喻的我,他们还是不惜一切代价来守护好我视为理所当然的仅存空间。

  『亦琳……不管发生什幺事,我们都还是好朋友……不对,是最好的闺蜜哦!』

  『虽然我不擅长说这种话,但郭亦琳你听好,就算与全世界为敌我也不会抛弃你的!』

  我止不住的泪水滴了几滴在我昨天没有读的讯息上。我压抑着自己不在走廊上哭出声音,但内心某处就像是溃堤般碎裂,我只能蹲在一角泣下如雨。

  「我凭什幺……我凭什幺啊──!」

  我听得到打从心底发洩出来的自己的声音,咬字不清、混杂着泣声又颤抖不停的声音,我自己听都觉得很丢脸,但最丢脸的是只活在自己世界中的我。

  我不停擦拭眼泪的双手被一股熟悉的暖流给灌注,我模糊的双眼被一种虽然粗糙又炙热但却很温柔的东西给轻轻拭过。就像拨云见日一样,我见到了眼前的人。

  啊……是杨耀翔啊,他的手,是那幺的温暖吗……?他的微笑……是那幺的温柔吗?

  「别哭了,郭亦琳,我们都在这里。」

  我不晓得他这句话带给我多大的救赎,我不晓得现在该用什幺表情面对他。

  「亦琳!啊啊啊──!」

  就连丢下手上的书包冲过来抱住我的吴莲婷也是,我一直都不知道人是这幺温暖的东西。

  我像里昂用着他平时的那样,轻轻抚摸着放声大哭的吴莲婷的头髮。

  看着杨耀翔与庄凯杰在一旁的邪笑,原本是想对他们扮鬼脸的,但不知何时整个走廊已经充斥着我们两个泣鬼神的哭声了。

  四楼的音乐教室以前偶尔会传来小提琴的声音,那是因为音乐老师很热衷于沉浸在这种如梦似幻的空气中。我也是能理解那种心情,音乐确实有将自己带往另一种世界的作用。

  我望向教室里闲置在一旁似乎积了一层灰尘的小提琴,心里有点失望,那位老师去年就因为和非常好的同事起了争执而离开了学校,唯一留下的就是那把黯淡木纹的小提琴,与旁边那一根当初被折成一半的琴弓。

  我当然不是为了缅怀这件事而来到这里的,毕竟我没有音乐教室的钥匙也没办法进去。我在休息时间传了张写着「放学后到音乐教室外」的纸条给了周凡恩,因为放学后这里根本就不会有人过来,而且也在我们教室楼上而已。

  我已经和他们讨论过了,虽然他们想尽办法想跟着一起来,但这种事我希望能和周凡恩一对一,好好地问清楚。

  不久后,周凡恩几乎是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了我旁边。也许是我脑子太混乱了没有注意到她的脚步声。但一看到她的表情后,整层楼的空气感觉都变了,变得既沉重又稀薄,彷彿让人窒息般想快速逃离。

  但不能逃,逃跑了的话,我会后悔一辈子的!

  「那个……」

  「你都知道了吧?」

  我一开口就被周凡恩低沉又锐利的语气给震撼到。这是第一次听到她这幺没有情绪的语气,那种似乎放下心中包袱来面对的态度,看来她已经做好准备了。

  「你是指,里昂的事……吗?」

  周凡恩听完依旧是面无表情,双手抱在胸前,靠着教室的窗边,缓缓地点了头。

  「为什幺?为什幺要这幺做?我们不是闺蜜吗?」

  这句话在我心底重複了好多次,已经循环到我连作梦都会梦到了,所以我稍微激动地将它说出了口。但周凡恩听完却开始冷笑起来。那副模样……就像恶魔一样!

  「唉……原本还想跟你们多玩一下『闺蜜游戏』的,看来是我太急了呢。」

  「游戏……你只是把我们的交情当作游戏吗?」

  「嗯?『我们的交情』是什幺?你是指每天虚情假意的问候?还是一起去上厕所?那我不就与全班都是闺蜜了吗?还是你以为睡前我们三个在手机上聊到半夜就会产生一种『啊……我们是密友』之类的妄想?啊!忘了告诉你,我与班上其他女生的对话,比跟你们的对话还多哦

!而且你不知道吧,班上那些谣言。」

  周凡恩像是积满能量的火山一样,我只是稍微触碰一下她就将所有的情绪一次倾泻而来,弄得我措手不及,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周凡恩就将我尘封于内心的臆测给说了出来。

  「──就是我散播的哦。」

  如果今天吴莲婷、杨耀翔和庄凯杰没有那样帮我补血的话,我大概在这一刻就会瞬间崩溃而拔腿就跑,跑到一个没有任何人的地方嚎啕大哭。但我知道了我不是一个人、我还有人能依靠,就这点,我可以仅仅是眼泛泪水,但依然坚强地站在她面前,那个脸部已经彻底扭曲的她的面前!

  「我做了什幺让你讨厌的事吗?」

  我尽量将语气放柔,为了不继续刺激她,因为我总觉得,我不是在和我认识的周凡恩讲话一样,那彷彿像另一种人格的东西……正在摧残她的内心,我可以感受到她很痛苦,但我却无能为力。

  「没有,你什幺都没做。」

  「咦?」

  周凡恩语气又出现极巨的变化,午后的斜阳照射不到她垂下头的脸颊。就像她冷冽如雪的语气般,她的身影就像在拒绝我继续向前靠近她一样。

  「你总是能轻易取得我得不到的东西。不管在长相、人气、爱情方面……我都只能位居第二。明明走在路上大家的目光都会集中在我身上,每当你一出现我就变成了你的陪衬!」

  「我……」

  「你一定觉得这没什幺对吧?因为你没有嚐到这种滋味!而且是连续三年!每天每天,男生的目光都盯着你,女生们也议论纷纷想成为像你一样的人。」

  啊……我懂了。

  「不管我做了多少努力、换了多少化妆品、变了几次髮型,大家都只是做做样子,嘴巴说着『哇,好漂亮喔』然后继续看着你。需要组成团队的时候你也是大家心中的第一人选,而我

,只是备胎而已!你懂吗?也就是剩下来的那个!凭什幺我要当一个差人一等的东西啊?」

  下定决心,做好努力,最后狼狈溃败的模样,我也是最近才领悟到。

  周凡恩愤怒得从头到脚都在隐隐颤抖,她这副模样,简直……

  「我喜欢耀翔。」

  她讲到这个名子后,双手在胸口一揪,将制服抓出了皱痕。

  「耀翔对谁都很温柔,就算面对我也一样。但某次我和他讲话的时候,他的眼神就像被磁铁吸过去一样,看着从教室门外走进来的你。我看到这个景象的当下,心里痛得几乎要窒息!你不仅将一切好处都拿走,连我唯一的归宿都想抢去。我忍了好久,终于盼到机会的到来了。那就是里昂的出现。」

  她那副模样……简直就像是在自暴自弃。

  「原本以为你交到了男朋友后,我就能和耀翔在一起了,但事情并没有这样迎来完美大结局,他的眼中还是依然只有你!」她的声音盖过了穿越我耳际的风。

  周凡恩这三年来,经历了许多,总是在为自己的事感到烦恼与忧愁,一个人思考、一个人烦闷、一个人面对。她努力了,努力但失败了,痛不欲生后感到自己的无能而自暴自弃。

  没错,她和我是一样的,外表看上去光鲜亮丽、悠然自得的样子,内心早已深受打击而残破不堪。

  「我想要让你也嚐嚐我体验到的痛苦!于是我以为将里昂给抢过来就能达到我的目的了,没想到他却意外的戒备我。最后我能想到的做法,就是造谣一些对你不利的谣言,我心想应该不可能只有我在忌妒你吧?事实果然没错,谣言一下子就传开了,并且还变本加厉,你昨天逃走的时候,我几乎是笑出声,心想成为众矢之的的感觉如何?然后『哈哈哈』地笑了出来。」

  虽然周凡恩几乎是边讲边笑着的,但她断断续续的语气与握紧拳头掩盖自己颤抖的模样却将她的心情一五一十地传达了给我。不,也许她心里希望我快点察觉到也说不定,希望我察觉到然后拯救她。

  「你这样开心吗?」

  我向前一步,用着严肃的口气接近她。

  「……当然开心啊!我反倒希望你能死一死呢!」

  周凡恩稍微退却了,那有气无势的声音就是证据,并不是因为我的气势压倒她,而是她的决心不够。很明显的,她在动摇吧。

  「不对!如果那是你的期望的话,为什幺你现在这幺痛苦!」

  「我……」

  「你一开始的颤抖就已经透露了你的痛苦!为什幺呢?因为你在犹豫啊!」

  从我发现周凡恩的时候我就知道了,她一直在暗示着我。说着「救救我」。

  「证据就是你口袋那把剪刀。」

  周凡恩的口袋里,剪刀粉红色的手柄透露在凌乱的白色制服外,也就是说她是故意要让我发现的。

  「……你……你以为我不敢吗?我会犹豫只是因为杀人会有罪而已,大家都会担心这点的吧?但既然被你发现了,我就更能下定决心了!」

  周凡恩慌张地抽起口袋那把剪刀,先是製造『喀擦喀擦』声那彷彿威吓般的声音,然后心惊胆跳地慢慢靠近。

  「不要过来!」

  周凡恩反倒是像被攻击的人一样吼着向她靠近的我。

  面对连自己内心都无法面对的人,她的剪刀很快就被我夺走了。

  我双手握着沾满她汗水的剪刀、看着惊恐万分的她,我用着温柔的声音,缓缓地道:

  「凡恩,我一直将你当作我无可替代的闺蜜之一,每当你对我笑,或是从身后环抱我的时候,我都能感觉到『啊……有你真好』的心情在涌出。就像夏天吹电风扇、运动后喝口冰水、上课偷吃零食、一回到家就脱掉内衣……这些明明是稀鬆平常的小事,但那当下确实会让人有一种『真幸福啊』的心情吧?你不会有吗?和我在一起的时间里,真的……一点点的这种心情都没有吗?」

  我将肺腑之言全部表达出来后,不管现在咬着嘴唇发抖的周凡恩现在到底在想什幺,但她的言论已经不重要了,她应该也注意到我的动作了。

  我慢慢地用双手将这把粉红色的剪刀「反握」。

  没错,我将刀尖对着自己,大大吸了一口气,夸张地将剪刀举到最高。

  周凡恩的双眸不自觉地睁到最大,因为她觉得她将目睹一场血腥事件的发生。

  「我不后悔和你成为闺蜜,你后悔吗……?」

  银色的光芒划过如丝绸般柔和的空气,空气犹如舞台上的布幕一样随着耀眼的光芒而敞开。里头全都是周凡恩、全都是我们三个闺蜜相处时的景象。

  休息时间手牵手一起去上厕所,中午吃饭时一定坐在一起,放学也是一起走出校门,上课偶尔偷传讯息还被老师抓到,有时候三个人会打闹着互吃对方的可丽饼,来我家时翻出我收到的情书还要当场唸出来有够丢脸的,生病时你们一定会来探望我并带着我最爱的香蕉巧克力可丽饼,半夜聊些无所谓的事情直到有人先睡着。

  我们平常以笑脸相待,偶尔还有亲密接触,虽然偶尔会产生误会与争执,但总有一方会先捨不得对方而先道歉,遇到痛苦的事也没问题,我们有三个人能分担呢!

  所以……你说这只是游戏……

  怎幺可能嘛!

  剪刀最锐利的地方,在我彷彿看完走马灯的回忆后抵住了我的脖子,人类的血肉之躯在利器下毫无招架之力,这种事我还是知道的,所以我中途就卸了大部分的力道,只是轻轻地将剪刀放在自己的脖子上。

  如果只是游戏的话……

  你为什幺要伸手抓住我?

  你为什幺要用那种表情流泪?

  剪刀「锵」的一声掉落,我抓起周凡恩满是冷汗的双手,温柔的道:

  「谢谢你,愿意和我当闺蜜。」

  周凡恩依然垂着头,方才疯狂又痛苦的模样以蕩然无存,是一副闯了祸的小孩在祈求原谅的单纯模样。

  「你会原谅我吗?即使我做了这种事……?」

  我用浏海早已杂乱不堪的额头轻轻抵在了周凡恩的额头上,和她的双手十指交扣,像是要传达所有心意一样。

  「我如果犯错,你也会原谅我的不是吗?」

  「你……」

  周凡恩轻轻推开了我,用着她水汪汪的双眼注视着我。

  在短暂的眼神交流后,她丝毫不犹豫地向前一步,像平常那样抱住我,只是这次稍微有点紧,我可以感受到她的心跳、心意在源源不绝地向我袭来。

  「废话吗!」

  这句是周凡恩今天说的最后一句也是最凌厉最大声的一句话。

  刚刚的回忆在舞台上悄悄退场,因为这次的主角是她,是确确实实在我眼前的周凡恩。

  一阵开场前的沉默后,周凡恩凌厉又高亢的泣声响彻了整个天空,她就像小提琴一样将潜藏于心底某处的情感全部释放般,空气迴荡着凄美又悲凉的独奏曲。

  啊……我想起来了,教室里那把琴弓是音乐老师一怒之下弄坏的,虽然她马上就离开学校了,然而现在小提琴妥善地放在她经常放置的地方,而琴弓也好好地用胶带给綑住,虽然那还是坏的,但想必是依然留在学校的那位不擅表达的挚友所做的吧!

  想到这我的心头一暖,闭上眼睛倾听着当初偶尔听到的,那美丽的小提琴声。

Copyright © 2017 - 2020 三国群英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三国群英传私服游戏攻略和三国群英传ol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三国游戏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