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三国群英传ol攻略 > 正文

见习圣女的修业之旅──(11)奈鲁克镇的邂逅

作者:三国群英传日期:2020/2/23 22:04:47

 告别了维多利亚之后,我们又继续向前赶路,最后总算在正午时分走出了森林,抵达了我们此行的第一站‧斯德兰公国。

 正确的说,应该是斯德兰公国的边境城市‧奈鲁克镇。

 由于我们所在的位置是比奈鲁克镇还要略高一些的土丘,再加上少了树叶的遮蔽,我可以很清楚的看见那座城市的全貌。

 可能是和帝国的国界比邻的缘故,奈鲁克镇的周围被前后两层的内墙与外墙严密的包围住,两道墙之间虽有着住家与商街,但越是靠近外墙的地方建筑物就明显越少。

 四个敞开的城门中,除了西城门外都有设置哨站,用来检查每一位想要进入城内的商队或是旅客。至于西城门则紧邻着一座不大不小的青山,因此没有什幺人流,更无需设立哨站吧。

 「银先生……我们就这样进去真的没问题吗?」

 在北城门排队等着接受盘查的同时,我惴惴不安的问。

 马匹跟行李看上去都还算正常,可是不管是身穿白银铠甲、配戴黄金色圣剑的银先生,还是背着快比身躯还大的斩马刀的我,怎幺看都像是会被守门的士兵们特别关注的样子。

 在出发之前,银先生有提到过要尽量避免在人民前暴露圣女的身分。

 好像是担心一但圣女的存在曝光,我又没有足以承担这称号的力量与意识的时候,会让人民对圣女失去信心。

 「不用担心,神圣巴伦希尔帝国的骑士多半都穿成我这样子,入境原因之类的说词我也想好了。至于斩马刀……就随机应变吧。」

 「那是最不应该随机应变的地方吧……」

 我不满意地噘起嘴,可是心里的担忧却已经减去了七八分。

 反正只要有银先生在,那就总会有办法的吧。

 「好,下一位!」

 队伍终于轮到我们,一位看上去像是军官的人对我们招了招手,捧着一本厚重登记簿的书记官也待在他的近侧。

 正如我所预料的,他在吩咐手下检查葛洛特身上的行李后,就一直用狐疑的目光在我和银先生之间来回。

 「那幺,请先报上你们的姓名,身分,还有入境的目的。」

 「我是银‧席尔弗,神圣巴伦希尔帝国的骑士,这是我的身分证明。」

 银先生露出爽朗的笑容,递出了一枚银色徽章。

 我稍微靠近了点,想仔细的看看那枚徽章,结果看到上面镌刻着一把展开了双翼的十字剑的图样。

 军官接过那枚徽章瞧了几眼,接着就马上把徽章还给银先生。

 可是……这是怎幺一回事呢?

 在他将徽章交到银先生手上的瞬间,眼底好像闪过一丝若有似无的敌意。

 「我知道了,这确实是帝国骑士的徽章没错。」

 咦?原来那不是假货吗?

 银先生真的是神圣巴伦希尔帝国的骑士?

 我吃惊的望向身旁的银先生,可是他依旧挂着那张无懈可击的笑容,也没有想要和我解释的样子。

 「您的身分我明白了,那幺这一位又是?」

 点了点头后,军官将视线转到了我身上。

 我的肩头一颤,然后支支吾吾地回答:

 「那个……我是柯蕾特‧达……」

 没想到我还没说完,银先生就一把搂住我的肩膀,抢先替我回答。

 「她叫做柯蕾特‧席尔弗,是我的新婚妻子,我们之前到奥兹曼帝国去蜜月旅行,现在正在回程的途中。」

 ……欸?

 ──什什什什什幺?!

 一股前所未有的热浪袭捲了我的脑袋,脸颊也红得像被煮熟了一样。

 我尝试着想要出声抗议,可是在我看见银先生俊俏的侧脸后,胸口的气愤就在剎那间融解,化成了一股羞涩的情绪。

 「这样子啊……」

 军官似乎能接受这个说法,只是双眸依然在我背后的斩马刀上徘徊。

 「那幺请问尊夫人背上这一把是……?」

 「是厨具。」

 「蛤啊?」

 这是那名军官下意识发出的喉音。

 可银先生却摆出一副容不得别人开玩笑的严肃模样。

 「我以巴伦希尔骑士的名誉担保,那是厨具。因为我内人擅长的料理是大型的野兽肉,所以不用那种厨具是无法下厨的。」

 「可是,这……」

 「我都以骑士的身分担保了,你还想质疑的话就是打算挑战我的尊严,那幺我也会为此向你发起决斗的,你有这个心理准备吗?」

 「咕……」

 最后,那名军官没有再多问,在手下过来传达了行李没问题的报告后,就放我们通行了。

 这──这样也行的吗?

 等我们一踏入城内,确定城门外的士兵们听不见后,我立刻红着脸向银先生抱怨:

 「银先生!刚才那到底是怎幺回事?不但拿出真的骑士徽章,还说我是您的妻妻妻妻子!这也太让人难为情了!」

 「你还敢说,要不是我抢先回答,你是不是打算说出自己姓『达尔克』?」

 「是那样没错,可是那又……」

 「你听好了,我的『席尔弗』是本来就很常见的姓氏所以还好,可是世界上姓『达尔克』的人其实少之又少,要是你的名字传到有心人耳里,搞不好会招来什幺麻烦。」

 银先生表情严肃的指正我。

 话说……本来是我在向他抗议,怎幺好像反而变成我的错了?而且他还很轻易的就把徽章的话题带过去了。

 「总之,除非是在精灵那些外种族,或是已经知道内情的各国皇帝面前,不然你以后都先自称是我的妻子,使用『席尔弗』这个姓氏吧。」

 「……银先生,虽然听上去好像很有道理,但您确定您这不是在满足自己的慾望吗?」

 我用怀疑的目光紧盯着他看,想要藉机反击。

 可是他却表情一变,转过来用单手托起我的下巴,接着在我的耳畔轻轻的低语:

 「我才想这幺说呢……你刚才是说『难为情』而不是『生气』,其实是因为你心里也很享受这个设定,对吧?」

 「才、才没有……那回事……」

 我被那温热的吐息弄得浑身酥麻,险些瘫软在他的怀中。

 「是吗?那为什幺会感到难为情呢?」

 「因为……我们明明什幺事都还没做过……就自称夫妻什幺的……」

 「噢?原来我们的柯蕾特是在顾虑这个啊?那幺不如今晚……」

 「咳!虽然打扰两位很不好意思,但是可以请你们不要在大街上亲热吗?会给其他人添麻烦的。」

 「哇啊!」

 被突然响起的声音吓到,我的心神倏地被拉了回来。

 接着我迅速的和因为被人打断而咋了一下舌的银先生拉开距离。

 好险!差点就要被银先生诱拐,失去身为圣女、不,身为一名女性最重要的东西了!

 想到这里,我感激地望向拯救了我贞操的恩人。

 「咦……?」

 在看见那人的时候,我不禁一愣。

 因为我居然没有办法在第一时间判断出对方的性别。

 他那头颜色浅到快让人以为是银色的淡金长髮束成了马尾,垂落在纤细的背后。身上不像冒险者一样穿着护具,而是作工精细的昂贵服饰,还在腰间佩带着一把穿甲剑。

 而之所以会说没办法判断性别,是因为他的容貌十分中性,同时具备女性的端丽以及男性的英气。而且身上穿的是裤装、胸口也几乎没有起伏,更是让人难以辨别。

 「噢呀?看这位先生的打扮,难不成你是巴伦希尔的骑士吗?」

 就在我想上前打招呼的时候,那位先生……小姐?总之那个人就率先向银先生搭话。

 「是啊,请问有什幺问题吗?这位……」

 应该是基于跟我一样的原因吧,银先生的脸上浮现出了窘迫。

 不过对方只是温婉的笑了笑,然后说道:

 「失礼了,还没自我介绍。我是……对,请叫我维朵拉吧,目前姑且是个四处旅行的冒险者。」

 「我叫银‧席尔弗,正如你所说的是一名骑士。」

 「我是柯蕾特……席尔弗。」

 不着痕迹地瞪了银先生一眼后,我还是乖乖冠上了席尔弗这个姓氏。

 唉……看来以后少不了要被银先生戏弄了。

 「姓氏一样啊……两位果然是夫妻呢。那幺请容我回答你刚才的问题吧,因为帝国骑士会单独来到斯德兰公国是很少见的事情,另外……」

 「欸?可是斯德兰公国不是神圣巴伦希尔帝国的附庸国吗?」

 我不小心将疑问脱口而出,打断了维朵拉的话。

 但幸运的是维朵拉似乎没有太介意,只是带着困惑的语气问:

 「因为斯德兰是在二十多年前的战争落败后,被巴伦希尔帝国逼迫签下不平等条约才降格为公国的。所以斯德兰的人多半不喜欢帝国人……席尔弗夫人您不晓得这件事吗?」

 「──!」

 我被那句「席尔弗夫人」弄得面红耳赤,一时之间根本无法思考该如何解释。

 好在这个时候银先生站出来,笑着帮我解了围。

 「不好意思,因为内人其实之前是奥兹曼帝国的人,所以不太清楚斯德兰公国的详细情况。还有,不用太客气,直呼我们俩的名字就可以了。」

 「好……吧。」

 尽管对我们的举动有些在意,但维朵拉没有深究,继续说了下去:

 「总之,除了这个原因外,其实由于最近公国内的情势相当紧张,不仅仅是骑士,就连从巴伦希尔来的商队数量都骤减了不少。」

 「情势紧张?是因为『魔潮』的关係吗?」

 「不是的,银。其实啊……」

 维朵拉左右张望了一下,确定没有人注意这边后,压低声音对我们说。

 「其实最近在公国各地,都出现了有人即将发动『革命』的传言。」

 革、革命?

 这意外的情报让我大吃一惊。

 可是银先生的嘴角居然微微的勾起,而后开口道:

 「关于这件事,可不可以找个地方和我们好好的详谈一下呢?」

 看见那样的银先生,我不知道为什幺的产生了不好的预感。

Copyright © 2017 - 2020 三国群英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三国群英传私服游戏攻略和三国群英传ol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三国游戏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