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三国群英传ol攻略 > 正文

簇拥余光《0222,短篇完》

作者:三国群英传日期:2020/2/22 22:04:58
※封面图取自Unsplash(免费图库)

BGM:


  他漫步在漆黑且崎岖的小径上。伸手抚着那凹凸不平的墙面,手掌上的硬壳早已不会再被岩壁上的尖刺给弄伤。年老者都说那是他们经过很多时间演化来的结果,是裂缝之神给予的恩赐。

  他的身材十分娇小,即使是和同年的小朋友来说也过于瘦弱了。儘管常常会被同样有着硬壳,但比自己大上不少的拳头殴打,但也正因为自己小小一只,所以也能躲在那些人进不来的隙缝中求生。其实他根本无所谓的,被打也不会痛,他们自然也得不到什幺。也许欺负人就是他们的乐趣也说不定。

  随着自己从那狭小隙缝中钻出,碎石从脚边落下的声音也迴荡在他们生活的冗长狭缝中。他低头望着,成年的雄性大人们围在一块,在中间站着一位长得特别高壮的人。和自己不同,他皮肤的硬壳远比在座的其他大人还要巨大且坚硬。那人豪迈地敲着自己的胸口,发出那彷彿可以震撼整座狭缝的清脆声响。

  勇士高呼着除了小鬼和母性外所有人都必须参加夺取翠绿水源的任务。这次他们获胜并拥有了为数三个月的期限,可为了争夺这次的拥有权也有很多人为此丧生。时间很快就会过去,他需要更多人参与争斗,否则要是失去了水源,那他们又得回到过去那种只能等待裂缝之神降下甘霖的日子了。

  跟战士八竿子打不着的他只得悻悻然地沿着峭壁缓缓爬下,即便动作大了点而引发噪音也没关係,反正大人们也只会对自己咋舌,根本不在乎。他想在勇士说完话以后,那些围观的人都会去参战吧,不然留在这里也没事可做。

  男孩走过了聚落──说是这样说,其实也就是由无所事事的母性坐在高耸的墙边,他们会抬头望着那条白色的细线,然后什幺也不会做。或许发情的时候会做事,但除此之外也没什幺好做的了。

  纵使男孩从那些人眼前经过,他们也不为所动。每个母性都一样,在这阴暗且潮湿的狭缝里,他们都只会抬头望着那条线,累了就睡,醒了就抬头。心想或许持续这样做,某天裂缝之神就会怜悯他们,把他们带离这个地方。

  但男孩反而觉得如果有天真的有人能沿着这墙壁往上爬,到了顶端也只会看到比这里还要阴暗且无边界的黑暗世界。当他们都没法在这狭缝中找到一丝生存意义或动力时,怎幺会有笨蛋想爬上去?

  他踩过地上的碎石与骨头,来到了位于边界的死亡地域。这里堆放着那些早已死去的大人遗骸──或者是负荷不了这环境而默默死去的同龄小孩们。他不知道为什幺这里堆放着这幺多尸体,但知道这些小孩子为何而死。因为没有水。

  他坐在一颗石子上,望着自己的手掌。五根手指,但上面密布着细小的鳞片。而当他把自己的手转过去时,手背上却是那足以敲破墙壁的硬壳。这阵子好像有听过大人们想徒手凿穿墙壁,看看后面会是怎样的世界,但似乎没有什幺人参与而作罢。

  神经病,要那幺费力去打穿这面墙,倒不如就去抢水吧。那还比较有意义一点。

  男孩叹了口气,本还在想今天要去哪个地方躲起来,以免被发现又被毒打一顿,但某个躺在遗骨上的长方形物体吸引了他的注意。他伸手拿起了那东西──虽然手掌有着鳞片,但男孩依然感受到了某种奇妙的触感。

  很软,和那些石头、骨头不同,与腐肉的触感也不一样。但它是软的,藏在表皮底下的又是另一种触感。脆弱,好像用力扯就会破裂。

  他把表皮给翻了开来,藏在底下的仅是那些残余的页面,它们脆弱无比,上面只图了一些根本看不懂的图──但仍让男孩感到惊愕。他不晓得为什幺这种只要稍微出点力就会裂开的东西上头会有这种美丽的东西。

  男孩欣喜地从石头上站起身,小心翼翼地将那东西给阖上。他左右张望,最后从一具死尸身上拔出了外露的骨头,腐肉洒落在地。他审视着那沾有某种诡异细块的东西,不管了,现在有东西最重要。

  他用尸体挡住了风,把方才捡到的宝物放在地上翻开,望着那些图,男孩开始用骨头用力地在墙壁上雕刻线条,试图模仿上面的图去画出一个更大、更美丽的东西。

  骨头断了没关係,旁边不要的遗骸一大堆,总是能在拔光前画完──但很快地,男孩发现自己无法满足用骨头来当工具,因为实在太脆弱了。那些时间久远的产物或许早已不如他自己的筋骨强韧。

  所以后来他拿了地上的石头,一开始先用力按在地上,然后移动。耳边传来了石头摩擦地面的声音,但那黝黑的地表却出现了一条线。

  男孩欣喜若狂,开始捡起石头在墙面上继续骨头刻成的半成品。石头碎了没关係,反正后面那面墙也没人用,打破它就有一堆石块了。

  男孩没日没夜,犹如疯子般在墙面上作画。这图有点複杂,但无所谓,男孩深知自己被那张图给吸引了目光,勾起了内心本枯燥无味的灵魂。他兴奋、努力地想完成这项自己从未听过有大人完成的伟业。

  即便其他人曾走来他身边看着这小鬼在干什幺,但到头来他们还是会离去,因为不明白这有什幺用。或许只是那男孩发疯的展现。纵然脚边堆满了碎石块,但他依然没有放弃,持续、努力地画着。

  直到某天,当石头一如既往地碎裂时,因为用力过猛,男孩手掌按上了因自己划破墙面而产生的尖片上。痛。这是他第一次觉得痛,可当男孩抽出自己的手,望着那长满鳞片的掌心时,他看到了某种液体正在潺潺流出。

  这是男孩第一次受伤,也是他第一次看见有着硬壳的人有伤口。更让他惊诧的是,原来能在那东西上画出美丽图面的关键因素就在这里,只要有了这东西,那就不需要石头或骨头了。

  他让手指沾上了那液体,在墙面上轻轻一画──虽然颜色暗了些,但却轻鬆地画出了一条线,要知道用石头要画出一条线可得花费很多力气与时间,可这不一样,轻轻鬆鬆就能拥有。

  于是男孩更加疯狂地投入画作,如果手上的「颜料」没了,他就拿尖锐的石头砸破自己的手,再继续画。

  到后来,当男孩终于完成最后一笔时,他发现自己早已精疲力竭,从用尸体垫高的高处掉了下来。幸好身上还有硬壳,所以掉到地面上也不会痛。

  但男孩发现自己连手都举不太起来了。说来奇怪,那到底是什幺让自己可以持续至今呢?他缓缓扭过头去,发现最一开始被放在墙边的宝物就躺在那里。

  一阵风缓缓吹起,翻动那残存的页面,直到表皮再度阖上。男孩这才发现原来上面有另一种样式华丽的东西,但他已经没有力气再去画作了。

  「嗄……」最后,他叹出一口长气,顺着强烈的睡意而去。

  他,再也没有醒来。

  然而,男孩遗留下来的纹样却闪着白色的光辉。它愈来愈强烈,直到终于有母性同胞发现时,纹样覆盖的墙面忽地化作了琐碎的细沙落在那群遗骸身上,溅起了地上的沙尘。

  开始有人朝着那烟幕飘扬的坑洞走去。除了无事做以外,更多的是好奇,反正在这里活这幺久了也没什幺东西可以伤害他们──除了有着同样表皮的另一边人。

  在遮目的灰尘后面是座巨大石坑。跟外面顺着裂缝洒下的余光相比,这里的石头发着紫色淡光。繁杂的脚步声踏碎了本应涵盖此处的宁静,率先进入的母性开始调查这附近有着什幺,甚至有人伸出舌头舔着那发光的石头,跟外面没什幺不同。

  很快地,有人在中央发现了莫名的圆形坑洞。她捶打着自己前臂的硬壳来吸引其他人注意,当所有人走来并围着那洞往里瞧时,却看见了别于石头的紫光。它更耀眼,对他们来说已经过于刺眼了。

  在每个人都犹豫的时候,其中一人跳了下去。即使瞇起双眼,她也发出了痛苦的哀嚎。长年活在黑暗的他们,只要是一点点的光火都过于刺眼。然而,她仍拾起了其中一颗石头,那明亮的光辉都犹如手里握着远在天边的裂缝之神的白光那样。

  然而,当她准备将那颗石头往上抛时,却因用力过猛,导致石头直接在那覆有鳞片的掌心中碎裂。她一愣,摊开了自己的手,望着那失去光芒的碎块,这东西既然拥有与裂缝之神同等的光辉,又怎幺会如此脆弱?

  还来不及陷入自责与懊恼的情绪拾,她很快便发现了不同,捏碎石块的手掌中间冒出了金色的光。它穿梭在硬壳的裂缝里,替捏碎石头的她注入力量。她没有感觉到什幺不同,可外表上却与他人有着分别。

  她,拥抱了光。

  而在发现自己身上多了这些光亮以后,她才知道自己跟其他人有些地方不一样。

  「……原来如此。」

  这是那位捏碎石块的硬壳所说的第一句话。

  洞口外男孩的遗体依然躺在那里,但在他生前视为宝物的东西却被另一双衰老的手捡起。

  那是一位留着白色触鬚的硬壳人。他翻开了表皮,望着里面的複杂纹样,然后再看向洞口里的母性们。其中一位从洞口爬了出来,她和他们不同,身上有了奇异的金色光辉。

  「嗄。」老者望着男孩的遗骨,俯下身子替他抹去了脸上所沾染的沙尘。

  将那宝物抱在胸前,满怀敬意地低下了头。看上去像是在默哀,又似感谢──但也许更多的是只是对那改变硬壳人生态的少年抱持敬意而已。

  而后当那带着光辉的母性走出洞口时,老人早已失去了蹤影。

  男孩依然躺在那里,脸上挂着微笑。他和那些因嚮往无谓梦想而不断堆积的硬壳人一起,永远沉眠。


                             -LKK 2018 . 02 . 22

Copyright © 2017 - 2020 三国群英传私服 All rights reserved

在本站可以找到您想要的三国群英传私服游戏攻略和三国群英传olsf副本玩法,我们致力于让三国游戏玩家拥有最新的游戏体验!